嘉興在線 -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打比赛可以赚钱吗 美人捕鱼游戏下载 江西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足球皇帝 天天2棋牌辅助软件? 山东钢铁股票行情 体彩十一运夺金遗漏 湖南麻将 单机射击游戏 捕鱼大师现金破解版 大地棋牌ios
您當前的位置 : 嘉興在線  >  人文  >  正文
記錄·嘉興逆行者 | 王榮:見慣了生死,每次依然都會被沖擊
2020-03-04 09:31:00
 



王榮,1983年生于江西,2008年九江學院護理本科畢業,2018年獲溫州醫科大學醫學碩士學位。

嘉興市第一醫院主管護師,曾是浙江省埃博拉援非的首批志愿者和醫院護理應急小組成員之一,多次參與禽流感病人的救治。中共預備黨員。

大年初一下午,王榮作為嘉興市抗擊新冠肺炎緊急醫療隊首批隊員之一(共12人),馳援武漢。他們支持的醫院是武漢市第四醫院。

3月2日晚,讀嘉記者連線王榮,聽她講述在武漢近40天的點點滴滴。


疫情會給病人留下多少創傷,他們怎樣面對,這是我非常擔心的。


王榮給病人喂水

今天是我到武漢的第37天。


上的是下午班,12點到16點。我們是六班倒,每天4個小時,加上來回路程,穿脫防護服,一系列的流程走下來,差不多一個班得七八個小時。


11點就出發,因為要穿防護服,沒有護工,我們還得負責把病號飯帶進隔離病區。


因為是隔離病房,沒有護工和家人陪護,所以我們實際上是承擔了護理+護工+家屬三種職業。

我們不僅要做用藥、采血、送檢等日常護理,還要負責病房環境清潔、消殺、終末處理等,同時,還包括病人的生活護理以及病人心理健康的維護。


特別是最近,我們病區收治了一些養老院的患者,生活大多數無法自理,我們要做的就更加多了,喂飯喂藥喂水,大小便,擦身等,工作量還是蠻大的。


有一次和我們收治的四院被感染的醫護人員交流,他的病癥還是蠻重的,也出現了呼吸不暢,每次去衛生間都要準備很久,回來也要躺很久才能緩解,在這種時候,特別希望有人伸個手幫一把。


我們給像他這樣的病人準備了尿壺,我們希望盡可能提供更加細致的護理,盡可能幫他們準備得更加充分。


我們人手很緊張,除了護理工作,和病人交流的時間并不是很多。


病人需要什么?


我有一次跟一位出院的新冠肺炎感染醫務人員聊天時,他說起現在遇到各種問題,說接到我的電話,跟我聊聊還是很高興的。

我就開始利用業余時間,跟病人交流,了解他們的需求,特別是給出院病人隨訪。

問問他們在家里的情況,聊一聊發病之后的情況,了解他們的需求。

我想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能給他們一些心理安慰,同時我也可以通過他們反饋的信息,更好地開展接下來的工作。


我深聊過的病人大概有十幾個,有校長、醫護人員、工人、商人等。

我這才發現,疫情給他們心理上留下很大的創傷。這些焦慮和創傷很多都是發生在疫情初期,談起當時有些不堪回首,他們沒法確診,沒有地方住院,沒有地方治療,他們內心是恐慌,甚至絕望的。


后來,各地支援武漢的醫療隊來了,投入的醫療條件增大,當他們被確診、收治,掛上鹽水,他們開始安心了,慢慢熬過來,漸漸有了希望,到后來痊愈出院。


我們有一個病人,他自己的情況不算特別嚴重,是照顧老婆的過程中被感染的。

當時武漢的床位很難,他在家照顧老婆,看著老婆越來越嚴重,高燒不退,卻沒有地方治。他幾乎崩潰,那時他其實知道自己也感染了,曾有過一個瘋狂的想法,如果再過三天,老婆還不能入院治療,自己就從樓上跳下去,以自己的死給老婆爭取床位。


他的女兒在孝感,一開始夫妻倆瞞著女兒,兩人都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后來女兒知道了,沒有車,是騎著自行車從孝感趕到武漢的,買呼吸機、制氧機,所有能買到的,可以緩解媽媽病情的,她都去爭取。


幸好,支援的醫療隊來了,等到老婆入院治療了,他才去做檢查,確診,到住院治療。

出院后,他說回過頭來想,那時候真的很痛苦,但一家人還是幸運的,現在都已經出院了。


有個腎病患者,每周都要做三次血透,疫情對他影響很大。

他還沒有確診的時候,武漢封城,公交車也都不跑了,他去醫院,每次要走三個小時,他吃不消,有好幾次都要哭了,真是身體和心理的雙重打擊。好多次都覺得自己熬不過去了。

確診以后,他住進我們病區,心倒是安定下來。

前段時間,他康復出院時,又開始發愁,因為接下來他不知道去哪兒做血透。后來我們浙江醫療隊,幫他給社區打電話聯系車子,也幫他聯系血透的地方。

他說經過這件事知道人的韌性和忍耐力有多強,有多少次他都以為自己熬不過去了。


我們病區現在還有個病人,是年紀很大的老爺爺,我聽同一個病房病友說他家里有四個人在疫情中去世了。我不敢跟他聊天,目前他的情緒還算穩定,但我很擔心他出院以后,回到家,怎么面對這樣的創傷。

我到時候會跟進,跟他聊聊,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王榮在微信上隨訪出院病人


親人之間大約真的是有第六感的,那天我們有一個病人,老公住在樓上病區,忽然提出想來看看老婆,但他沒有見到老婆的最后一面,只留下了一張老婆的照片,也就是那天,他老婆沒有搶救過來。


在這場疫情面前,像這樣的情況很多。疫情之后,會給他們留下多少創傷,真不知道他們要怎么面對,這讓人非常擔心。


當然,也有一些病人經過疫情看淡生死,經過這樣的創傷心理也有成長。有些人過去工作忙,想旅游沒時間,但是經過這次的事情后,覺得該玩就玩,有些人常常為瑣事糾結,經過這次逐漸看得通透。



即使見慣了生死,但這種事情永遠做不到習以為常。


全副武裝的王榮


前幾天病區有個病人心肺功能衰竭,沒有搶救回來。其實有時候,我們明知道病人的心肺功能衰竭,只能期盼奇跡,但作為醫護人員,我們這群人,明明掌握各種搶救技能,卻沒有用,不得不眼睜睜地看著他心跳停止,感覺很無力。


雖然做護理工作這么多年,見慣了生死,每次依然都會被沖擊,特別是當你知道自己照顧的病人去了,而且這些事情一直在發生,心情真的很沉重。


只能和隊友聊一聊,釋放一下,因為我們都是醫護人員。

這其實是一個很大的矛盾,我們的職業要求我們必須冷靜,但這種事情永遠不會習以為常。


前幾天廣西援鄂護士心臟驟停暈倒,很害怕聽到這樣的消息,新聞報道一些醫護人員感染殉職,說實話一開始還會關注,現在我已經不大敢看了,不愿意去看。


會不會害怕?當然也會。


我是從江西老家趕回嘉興,加入醫療隊的。

春節前,我特意請了年休假和老公兒子回撫州老家。沒想到第二天就看到新聞報道武漢疫情,當時就給醫院發了短信,申請加入救治隊伍,做好了隨時返回嘉興的準備。


1月23日,小年夜,我接到醫院護理部劉主任電話,問我要不要參加省里支援武漢的醫療隊,我當時就答應了。掛了電話,看到老公和兒子,才反應過來又先斬后奏了。


老公知道我要去武漢,也沒攔著我,一再囑咐我,這次情況很嚴重,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我的性格一直大大咧咧的,老公一直很包容我,非常支持我的工作,我讀研究生,出去進修,都是他在照顧家庭,照顧孩子。


年三十中午,接到通知,第二天從嘉興出發去杭州集結。老公本來想開車送我回嘉興,700公里,我不放心,決定高鐵回去。中午,和家人匆匆吃了頓團圓飯,老公開車送我到100多公里外的鷹潭乘高鐵。

晚上大概10點我到的嘉興,打包行李。


大年初一下午,浙江省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緊急醫療隊第一批141人馳援武漢。

當時,省里領導來送我們,場面很感動,熱血澎湃,真的有上戰場的感覺。


但從杭州到武漢的列車開動時,忽然就覺得很恐慌,那是一種對前途無知的恐懼,當時我們到哪個醫院,住在哪里都還沒有確定。武漢的情況也不了解,會不會到處都是病人,空氣里都是病菌。


當時,網上不是傳有救援物質被搶嗎?我們下車前,就安排好下車后女隊員圍著物質在里層,男隊員在外圍,物質是我們的生命線。


后來,順利到了酒店,心漸漸靜下來。特別是第二天去了武漢第四醫院,就真的安定下來了。

這是我要工作的地方,我們有專業的防護,還是有自信的。


恐慌其實是來自于未知。

每個人都怕死,但決定來,心理也有斗爭和活動,害怕還是害怕,萬一成為那個不幸的人。但即使害怕,還是會選擇來,這是職業的使命,明知道要付出代價,但還是要去的,并沒有想著什么高大上和要做什么英雄,就是比較普通的想法,我是一名醫護人員,這是我的職業。這是平時就在做的事情,只是在一個比較特殊的時候。


因為浙江的治療和護理水平都比較高,所以我們這里多數都是重癥和危重癥病人。


開始我們負責兩個病區,那時,只要有床位就全部收進。2月中旬的時候,新冠肺炎病人應收盡收,應治盡治的措施出來之后,我們浙江省醫療隊負責的病區增加到三個,每個病區病床增加到37個,最多的時候,一天要收治10多個病人。


現在每天收治一兩個病人。一個病區住了大概25個病人。


最初我們是六人一組,增加病區后,人手緊張,每組變成五個,夜班是三人。



40天了,一直都處于高負荷高強度的工作中,身心俱疲。


嘉興護理小組在武漢


剛來的時候,我們精神狀態很好,每天忙著適應環境、進入狀態。

最艱難的是適應全副武裝。我是醫院護理應急小組的成員,也是埃博拉浙江省醫療隊的預備役隊員,參加過兩三次禽流感的救治,穿防護服和隔離衣這不是第一次。但禽流感時防護等級沒這么高,也不是這樣大規模的感染,不需要一直穿著防護服工作,這一次沒有負壓病房,都是污染區,我們在值班的4個小時中,必須一直全副武裝,很多人一開始真的不能耐受4個小時,常常處于輕度缺氧狀態。


王榮臉上留下了壓痕


一兩個星期后,我們逐漸習慣了這種狀態,也不算難熬了,但現在是真的覺得有點累了,我們到這里已經快40天了,一直都處于高負荷高強度的工作中,除了夜班后第二天可以休息,基本上每天都要值班,每周大概要上三個夜班,真的有身心俱疲的感覺。


好在大多數病人對我們十分包容和理解。

他們有時說方言,我們聽不懂,會有人自愿給我們翻譯。我們穿著防護服,比較笨重,戴了三層手套,有時候采血時不能一針見血,我記得第一天上班時,我跟他們說,不好意思,我戴了幾層手套,還有護目鏡和面屏,如果一針扎不準,請原諒。他們說沒事沒關系。


最高興是病人痊愈出院,他們總是特別感謝我們,給我們鞠躬,他們覺得是我們在他們最無助的時候,救了他們的命。

我們就這樣相互感動著,相互包容著,一直向前走。


目前疫情情況好轉,逐漸明晰,心理有底,但壓力還是很大。一個月前,我們睡眠都還挺好,現在,不靠安眠藥根本睡不著。我們一組的四個女同事都吃藥,生物鐘混亂,身心俱疲。但是,能得到病人的肯定和領導的關懷,戰事這么緊張,我們咬緊牙關,調整身心,依然以最好的狀態投入戰斗。


隊里有心理醫生和睡眠管理的醫生,我們隊醫護人員還是比較積極樂觀的,心理上能自我調節,睡眠方面都是遵醫囑,吃一點藥,隨隊醫生給我們發一些催眠的音樂。


閑暇時,我喜歡聽BBC英語和英語歌曲,跟病人聊聊天,看看醫療文獻,因為我平時會做些醫療科研課題,實在累了,不想動腦子,就看看泡沫劇和言情小說。

每天都跟老公兒子視頻,給爸媽打電話。爸媽說不敢給我打電話,怕影響我工作或休息。


空閑時跳跳繩


會想家,想兒子。一開始我沒敢跟婆婆和兒子說去武漢,只說回醫院值班。

9歲的兒子以為我就是回醫院值班,還很高興地說,你去了我玩游戲看電視就沒人管我了。

后來才慢慢知道媽媽去前線打仗救人,所以每次都和我說,要注意,要當心,早點回來。

特別想的時候,視頻時就讓他多叫幾聲媽媽。因為作息不一樣,沒法視頻的時候,就看看以前的照片和視頻。


2月4日,我收到兒子寫來的信中說,“您只和我說了句‘媽媽需要去醫院加班了,你在家要乖乖聽爸爸的話’,然后給我一個擁抱后就離開了,留給我的是您那匆匆離去的背影??墒菋寢?,您再一次對我食言了,說好的要好好陪我過年,自己卻先離開了家?!?/p>


這讓我淚目了,兒子,媽媽對于你是虧欠的,說好的陪你過年,卻再一次食言了,媽媽要鄭重地跟你說一句:“對不起!”好在你很懂事,每次總能原諒媽媽,謝謝你原諒媽媽,媽媽只想用實際行動告訴你,作為一個男子漢,要有擔當,要有責任心,等著媽媽回家。


今年春天,我原打算參加博士考試的,來了武漢,只能等明年再考,但是我不后悔,這近40天,給了我很多。

到武漢來,疫情之初,很多病人真的很苦,我們的到來能帶給他們希望,帶給他們幫助,這很有意義,這大概是這輩子我做的最有意義的一件事情了。

很多時候,事情并沒有我們想象的那么難,要盡自己所能,想做就去做。


以前對吃和健康沒那么注意,這次因為要增強抵抗力,增強體質,改變了很多生活習慣和飲食,每天很認真的喝水,吃維生素,鍛煉身體,對自己的健康也更關注。


武漢的春天已經來了,希望疫情早日過去,我們能夠早日回家。



來源:讀嘉新聞 文字記者:陳蘇 口述:王榮 供圖:王榮 編輯:陳蘇 欄目設計:孫歡濤 沈怡 責編:沈秀紅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

在這里,讀懂嘉興

相關閱讀
分享到:
美人捕鱼游戏下载 江西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足球皇帝 天天2棋牌辅助软件? 山东钢铁股票行情 体彩十一运夺金遗漏 湖南麻将 单机射击游戏 捕鱼大师现金破解版 大地棋牌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