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興在線 -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打比赛可以赚钱吗 22选5基本走势图表 九五至尊95055棋牌 邵连虎博客 免费麻将单机四人麻将 网络上如何赚钱 意甲和德甲哪个水平高 上海麻将吃三口规则 李逵劈鱼什么时间段打比较好 湖南闲来麻将安卓系统 股票当天涨停指标
您當前的位置 : 嘉興在線  >  人文  >  正文
【讀書】赫赫有名的“建安七子”竟大多死于瘟疫
2020-03-05 17:36:47
中國歷史上,瘟疫常常和戰爭、饑荒如影隨形,這三者給無數百姓帶來了巨大的災難。風云激蕩的三國時代,更是如此。
三國時期,不時暴發大疫。在瘟疫面前,與權勢無關,與才干無關,一旦染病,在醫學尚處于起步階段的那個年代,往往只有死亡一個結局。
《大瘟疫:病毒、毀滅和帝國的抗爭》這本書中,就詳細描寫了那個時期瘟疫給人們帶來的巨大傷害。


劉滴川 著(天地出版社)

 

【精彩文摘】


公元220年,漢獻帝建安二十五年,延康元年。


這一年,漢獻帝讓位,東漢王朝結束,曹丕稱帝,國號為魏。


這一年及之后的三年內,曹操病死,夏侯惇、關羽、黃忠、呂蒙、甘寧、張飛、張遼、于禁、劉備、馬超、賈詡……亡。


三國的名人都在此時大規模死亡,雖然史料記載的死因各有不同,但他們恰巧身逢中國災害史上的極峰——自漢獻帝建安十三年起席卷漢帝國的建安大瘟疫。


在這場大瘟疫中,建安七子中的四人:徐干、陳琳、應玚和劉楨皆因感染瘟疫亡故。


同為建安七子之一的王粲曾作《七哀詩》描述當時的慘狀:


  出門無所見,白骨蔽平原。

  路有饑婦人,抱子棄草間。

  顧聞號泣聲,揮涕獨不還。

  未知身死處,何能兩相完?

  驅馬棄之去,不忍聽此言。


魏晉清談的意境之所以無法復制,只是因為放蕩不羈的魏晉文人隨時都在準備要為一場突如其來的“感冒”慷慨赴死,而這是我們無法直面的境遇。



建安瘟疫流行區域之大、疫災范圍之廣,可謂空前。中國瘟疫流行、疫災暴發的高發期從秦漢時就開始了,這一階段,瘟疫流行的頻次逐漸提高,疫災的范圍及延續時間不斷擴大、增長,直到東漢末年至西晉,到達中國古代疫災暴發的極峰。通過對《史記》《漢書》《后漢書》《東觀漢記》《后漢紀》《三國志》及《資治通鑒》中所記載的,秦漢時期疫災暴發記載的整理,并對人類群體性流行病感染現象進行基本考證,屬于瘟疫流行的歷史記載有57次之多。


漢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夏。據《漢書·嚴朱吾丘主父徐嚴終王賈傳》載:“入越地……夏月暑時,歐泄霍亂之病相隨屬也,曾未施兵接刃,死傷者必眾矣?!边@次瘟疫暴發于越地,流傳于軍隊當中。疫前的主要氣候特征是“暑”,未見其他地質自然災害。這次瘟疫中,患者的癥狀是“嘔泄霍亂”。這個只有短短數字的記錄卻是中國瘟疫流行、疫災暴發的分水嶺,此前包括先秦時期(春秋戰國)、秦末戰爭時期、楚漢戰爭時期和西漢早期,瘟疫的流行處于休眠期,疫災多為區域性疫災,疫災的頻次較低;此后包括西漢中晚期、新莽時期和整個東漢時期,瘟疫的流行處于高速發展期,疫災呈現全國性暴發態勢,疫災的頻次震蕩上升。并在西晉時達到整個中國古代疫災頻次的頂峰。


漢元帝初元三年(公元前46年)。據《漢書·眭兩夏侯京翼李傳》云:“今東方連年饑饉,加之以疾疫,百姓菜色,或至相食?!标P東及今山東地區連年饑荒,糧食危機嚴重。這次瘟疫并沒有指出具體時間,應為一段時間內,多地區多場瘟疫流行累加而成。饑荒加上疫災,對社會的破壞力極大,竟致百姓“或至相食”的人間慘劇。


漢元帝初元元年(公元前48年)。關東地區洪水泛濫,洪災引發了饑荒和瘟疫,并持續數十年。這場始于初元元年的曠日持久的大饑荒和大瘟疫,對西漢末年的國家政治和關東社會產生了深刻的影響,并直接引發了以關東地區山陽郡冶鐵徒役蘇定為首的叛亂。漢成帝永始三年(公元前14年),山陽郡(治所在今山東菏澤巨野縣內)冶鐵徒役蘇定起兵反漢?!稘h書·成帝紀》載:“十二月,山陽鐵官徒蘇令等二百二十八人攻殺長吏,盜庫兵,自稱將軍,經歷郡國十九,殺東郡太守、汝南都尉?!薄稘h書·五行志》亦云蘇令起義“經歷郡國四十余”。蘇定叛亂之所以能在短時間內由山陽迅速蔓延至關東大半,主要原因是長期饑荒和瘟疫導致的社會動蕩。這場叛亂雖然得以鎮壓,但它也拉開了西漢末年關東、山東地區以赤眉軍為首的叛漢序幕。由此,關東地區長期以來因饑荒和疫災導致的社會危機開始影響并終將徹底顛覆整個西漢王朝的政局。


中國古代史中,幾乎沒有真正的農民起義。那些暴動的人大多不是農民,而是流民。他們敲響舊王朝喪鐘的方式往往不是戰爭,而是饑荒引發的大瘟疫和瘟疫引發的大饑荒。


漢成帝永始二年(公元前15年)。據《漢書·薛宣朱博傳》載:“歲比不登,倉廩空虛,百姓饑饉,流離道路,疾疫死者以萬數,人至相食,盜賊并興,群職曠廢?!币咔坝捎诩Z食歉收導致饑荒,百姓競相逃荒,流離失所。這場瘟疫暴發于逃荒的流民隊伍當中,死者有萬人之巨。此外,雖然“萬數”只是虛數,但這是古代文獻記載中首次出現疫災死亡人數的說明。而且瘟疫不僅造成了人口罹難,且摧毀了社會秩序,導致國家機器運轉不靈,即所謂“人至相食,盜賊并興,群職曠廢”。


新莽天鳳元年(公元14年)至天鳳三年(公元16年)。據《漢書·王莽傳》載:“平蠻將軍馮茂擊句町(編者注:今廣西云南交界一帶),士卒疾疫,死者十六七?!庇衷疲骸捌浜筌娂Z前后不相及,士卒饑疫?!边€有《漢書·西南夷兩粵朝鮮傳》載:“出入三年,疾疫死者十七,巴、蜀躁動……其后軍糧前后不相及,士卒饑疫,三歲余,死者數萬?!贝送?,《資治通鑒·漢紀·王莽下》亦云:“廣漢、巴、蜀、犍(編者注:今屬四川)為吏民十萬人,轉輸者合二十萬人,擊之……其后軍糧前后不相及,士卒饑疫……吏士罹毒氣死者十七?!边@次在西南地區延續時間長達三年的瘟疫記載相當豐富。瘟疫的流行與軍隊中軍糧補給不利有關,瘟疫最初在軍中流行,后來蔓延到廣漢、巴、蜀、犍等地,可見瘟疫傳播速度之快。


漢光武帝建武二十五年(公元49年)。據《后漢書·馬援列傳》載:“會暑甚。士卒多疫死,援亦中病,遂困,乃穿岸為室,以避炎氣?!边@場瘟疫暴發于進攻五溪蠻的漢軍中。五溪蠻也稱“武陵蠻”,《資治通鑒》謂之“武溪蠻”,是東漢初年至南朝宋時,中原華夏民族對分布于今湘西及黔、渝、鄂四省市交界地的沅水上游若干土著部落的總稱。這場瘟疫暴發時,當地的自然氣候特征為“會暑甚”,未見其他自然地質災害的記載。瘟疫導致漢軍死傷過半,且主將馬援亦因感染瘟疫而死。


馬援,字文淵,扶風茂陵人。他是西漢末年至東漢初年杰出的軍事家,也是東漢的開國功臣之一。馬援素有大志,他年少時就常對家中的賓客說:“丈夫為志,窮當益堅,老當益壯?!痹谛倥?、烏桓擾邊時,他主動請戰,表示“男兒當死于邊野,以馬革裹尸還葬耳,何能臥床上在兒女子手中邪?”成語“老當益壯”“馬革裹尸”都出自他口。


馬援是中國古代知名度極高的傳奇英雄,為后人所崇拜和敬仰。近代護國運動的發起者蔡鍔將軍去世后,孫中山就曾致挽聯:“平生慷慨班都護,萬里間關馬伏波?!逼渲械鸟R伏波,說的就是伏波將軍馬援。


漢光武帝建武二十五年(公元49年),馬援討伐五溪蠻,軍中暴發瘟疫,馬援不幸感染瘟疫去世,倒也實現了他馬革裹尸的理想。不過,馬援軍中瘟疫橫行不止一次,在建武二十年(公元44年)秋定交趾之戰中,他的軍中便暴發了瘟疫。而伏波將軍馬援乃是秦漢時期,歷史明確記載的唯一因感染瘟疫而死的高級將領。


如果有一天,人類的歷史也會像恐龍化石一樣成為地球的地質史,那么終結人類文明的很可能是某種致命的微生物。這或許是人類文明最大的魔咒,即使這一天看起來很遙遠。


漢獻帝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據《三國志·吳書·吳主傳》載:“公燒其余船引退,士卒饑疫,死者大半?!边@條記載出自三國時期著名的大戰赤壁之戰,說的是孫權任命周瑜、程普為左右都督,各領一萬人,與劉備一起進軍,與曹軍在赤壁相遇,大破曹軍。曹操燒掉戰斗中尚未毀壞的船只,率軍撤退,士卒因為軍中糧食短缺遭受饑餓,同時又有瘟疫在軍中傳播。因瘟疫致死的士卒超過半數。


漢獻帝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據《三國志·魏書·蔣濟傳》載:“時大軍征荊州,遇疾疫,唯遣將軍張喜單將千騎,過領汝南兵以解圍,頗復疾疫?!边@條記錄同樣記載的是赤壁之戰中流行的瘟疫??梢?,瘟疫的流行不僅限于軍中,而是整個荊州地區。


漢獻帝建安十四年(公元209年)辛未月(小暑至立秋)。據《三國志·魏書·武帝紀》載:“自頃以來,軍數征行,或遇疫氣,吏士死亡不歸,家室怨曠,百姓流離?!?/p>


漢獻帝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據《三國志·吳書·吳主傳》載:“荊州大疫?!?/p>


漢獻帝延康元年(公元220年)。據《三國志·魏書·賈逵傳》裴松注:“士民頗苦勞役,又有疾癘?!?/p>


秦漢時期,自秦王政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秦亡齊,統一六國開始,至東漢獻帝延康元年(公元220年)漢獻帝遜位,魏王丕稱天子,改元黃初結束,一共經歷了441年。其中,包括了秦末戰爭的三年、楚漢之爭的三年,以及新莽的15年。而僅根據以上考證的57條正史記載的瘟疫流行、疫災暴發的記錄,合并重疊的有疫年,匯總得出有疫年總數為53個,疫災頻度為11.79%。魏晉南北朝總共362年中,有疫年總計高達76個,疫災頻度則達到21.0%。


貴族與平民同歸,人間并地獄不二。


直面瘟疫與疫災的痛定思痛又使得華夏文明之于秦漢的瘟疫,閃現出了理性而不止于人性的光輝。誕生于這一時期的《黃帝內經》中的“運氣七篇”是中醫哲學系統論的集大成者,而作為“運氣學”的后繼,張仲景《傷寒論》的出現則是東漢末年瘟疫大暴發所直接激發的。中醫運氣學通過“運氣”將地球氣候的周期性變化與人類機體,乃至人類社會的周期性變化相互關聯,既給出了瘟疫流行、暴發的理論依據,也奠定了其在傳統中醫學中尖端理論的學術地位。


張仲景《傷寒論·序》云:“卒然遭邪風之氣,嬰非常之疾,患及禍至,而方震栗;降志屈節,欽望巫祝,告窮歸天,束手受敗……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建安紀元以來,猶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傷寒十居其七?!?/p>


這段直接出自醫生之手的文字,是秦漢時期醫學著作中唯一的瘟疫和疫災記錄。它記錄了自漢獻帝建安元年(196)起,張仲景宗族內因感染所謂“非常之疾”而造成的人口罹難:“余二百”姑且只以200計;“其死亡者,三分有二”,即死亡人數約為133人;“非常之疾”十居其七,就是說因為感染“非常之疾”而死亡的人數大約有93人。在這里,張仲景所說的“非常之疾”當然就是“傷寒”。


在中醫文獻當中,“傷寒”是非常重要又比較特殊的概念。它雖然不能直接等同于瘟疫,但它的使用確實又與瘟疫有不少重疊。


《黃帝內經》中率先提出了“傷寒”一詞,并且反復出現?!皞痹谇貪h則經歷了《難經》的深化,繼而又在《傷寒雜病論》中形成了這一具有流行病學特征的中醫學概念,并在后世對中醫和東方醫學防疫工作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時光過去兩千年,現代醫學和現代衛生防疫體系早已全面建立。但大災之后防大疫仍是我們需要面對的問題。2008年的汶川地震、2019年的長寧地震、南方水災之后,除了及時救災,全面開展防疫,確保災后無大疫仍是第一要務。畢竟,戰場和疫區都是人間的地獄??蓱馉庩P乎文明的興衰,瘟疫卻關乎文明的終結。


來源:讀嘉新聞 作者:劉滴川 編輯:劉艷陽 責編:沈秀紅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

在這里,讀懂嘉興

相關閱讀
分享到:
22选5基本走势图表 九五至尊95055棋牌 邵连虎博客 免费麻将单机四人麻将 网络上如何赚钱 意甲和德甲哪个水平高 上海麻将吃三口规则 李逵劈鱼什么时间段打比较好 湖南闲来麻将安卓系统 股票当天涨停指标